Une formation mutuelle. Version chinoise.

Mis à jour le mercredi 6 mars 2013.

【面對貧窮,踏尋實踐知識】« Une formation mutuelle » 作者:Béatrice Derroitte (比利時新魯文大學社會工作方法學教授) 摘要 窮人成為對話與行動的夥伴?得創造某些條件才行!不管是表達,接受訓練,還是受到文化滋養,窮人不斷被各種權利排除在外,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們無法馬上公開發言,公眾也不會馬上聆聽與理解他們。想要和他們一起行動,對他們的處境必需有一番新的理解,並建立一種新的關係。這些結論來自【第四世界夥伴計畫】的教導。 綱要 • 新知的萌芽 • 敢於挑戰不同觀點 • 照亮問題所在 想要和身處困境的人一起行動,首先就必須肯定他們跟你我一樣,都是一個完整的【行者】。想和他們一起思考根除赤貧的行動策略,這個先決條件必須純熟。但是, 打遊戲一開始,這個條件就很難構成。從一開始就是不平等的,不管是大環境還是小環境,不管是權力或知識的分配。在專業、體制與政治的領域,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從一開始就處於上風的【行者】,而處於貧困的一方,從一開始就處於下風。 前者身上擁有一種社會所肯定的知識, 而後者的知識卻還在萌芽階段,還沒贏得任何社會公信力。兩者之間的鴻溝也被下列因素加劇:表達與陳述、抽象與引經據典的能力,這些能力讓前者獲得行動、指導與決策的權力,他們深諳遊戲規則。而窮困者,他們經常變成助人程序的客體,任人決定,總是由強者來決定各種措施與規定。有時他們甚至成為關懷與協議的花瓶。 為了確保不同型態的知識得以真正的交流互惠,勢必也要分享權力,讓權力得以流通。原本權力掌握在專業的【行者】身上(專家、各種助人者、介入者或政策決定者),現在則必須重新處理這些權力的分配,好讓人微言輕、身處困境的【行者】手中那點微不足道的權力可以得到增強。創建條件,讓平等互惠的關係得以建立,是一項極大的挑戰,首先必須接受他者的知識、言語和立場。 • 新知的萌芽 如何面對不平等的現實?這樣的現實損害平等互惠的交流。為了避免交流時發生不平等的情事,參與這項陶成計畫的雙方,也就是貧困者與專業人士,不應該有任何權威或依賴的關係。赤貧者要能找到一個思考與發言的空間,免除專業者對其生活的支配與控制,這樣一來,在知識的建構上才能起到平等互惠的交流效果。經驗知之 : 你越窮就依越靠各種助人專業,你越是處於劣勢,你就越沒辦法跟這些人脫離關係,他們甚至介入你的私生活。你越是窮,你越怕這些原本要來幫助你的人,那些企圖替你做決定的人也讓你感到害怕。 除非處於劣勢者歸屬於一個支持他們參與的協會,否則他們無法將自己定位成專業人士的對話者,他們必須有機會在小團體內先行準備,練習表達自己的想法,在不會輕易被論斷的情況下,練習護衛自己的觀點。缺乏這樣的準備工作,不可能發生平起平坐的交流。一個被孤立的劣勢者,在面對其他“行者”的知識與權力時,難免感受到過重、過沉的壓力。在這個【第四世界夥伴計畫】中,出身赤貧的“行者”歸屬於第四世界運動,擁有共同的參考架構。在整個參與、對話的過程中,他們有專人陪伴,最弱勢的參與者得到支持,得以建構、表達自己的思想。 • 敢於挑戰不同觀點 想讓不同觀點有機會碰撞,孕育新知,照亮彼此的心智,推進實踐行動,最好的方法是一起投入、協力生產。這個【夥伴計畫】旨在改善專業人士與劣勢者的互動。由誰來定義彼此互動時碰到的關鍵問題呢?正是兩組不同領域的參與者本身。 雙方都投入共同寫作的努力,寫作迫使大家徹底檢視彼此不同的觀點。在口語交流的時候,大家以為理解已經達成,真正訴諸文字的時候,雙方仍存的歧異就躍然紙上了。事實上,不必為了獲得光滑圓潤的共同作品而忽略歧異造成的稜角。參與者的交流到最後通常都能達成一致的分析,但是,如果無法超越歧見,千萬不要以集體創作的追尋為由,製造一種達成共識的假象。應該尊敬歧見,不需將之蒸發。 在這個相互陶成的設計裡面,專業人士與遭逢困境者一起思考了他們互動時遇到的障礙,也一起思考如何超越現況。此舉讓他們一起辨識出一些共同的挑戰,還有專業與機構的世界以及身處貧困者的世界之間存在的張力,一起列出幾個他們特別研究過的問題癥結,這些問題都是他們在相遇和面質彼此時親身經歷過的。 • 照亮問題所在 #人的邏輯被框架在機構的邏輯中 人的邏輯與機構的邏輯經常忽略彼此,發生摩擦,甚至相互對立,而且機構的邏輯常常壓過人的邏輯。其實雙方尋求的無非是共同的目標:實踐基本人權,讓處境艱難的公民獲得最佳的生活條件。 如何讓每個參與者的邏輯(依照各自的知識、位置,還有獨特的需要)得到應有的重視?而且還要更進一步詰問,如何讓這些邏輯發生進化,好在機構的邏輯中強化人的邏輯 ? #各自表述的知識 專業助人者對貧困者的認識常常建基於一些負面的解讀與標籤,同樣的,身處極端困境的人對機構的專業人士也沒甚麼太好的印象。每個人都透過自己的參考架構、經驗、角色、職位與立場來看待他者。雙方的各自表述與解讀加深彼此的誤解,相互理解變得遙遙無期。如何讓我們對他者的解讀發生變化?怎麼讓不同的參考架構開始對話?為了建構一個分享的知識,一個有能力轉化專業實踐的知識,該如何面質彼此的知識來源? 我們想要和赤貧者一起建構新知,發展出一種新的實踐知識,是為了轉化過去的實踐,為了改善遭逢赤貧者的生活條件。 #專業人士與遭逢困境者的關係本質 遭逢困境者如何看待他們和專業人士的關係?如果他們覺得自己不被信任,或是自己的見解被輕忽,他們當然不會滿意這樣的關係,甚至還會覺得關係惡劣。他們會說自己不被信任、被輕視、被敵視,他們也會談到權力,甚至是暴力的濫用。 同樣的,專業人士也可能不滿意彼此的關係,特別是處遇計畫沒按預期進行,甚至背道而馳。這時候他們就會覺得這些“受助者”無能、缺乏意願、不遵守約定,甚至認為他們存心不良。 如何改善專業人士與遭逢困境者的關係?如何轉化這樣的關係,好能超越彼此的恐懼,看清彼此的責任所在,理解彼此的期待,光照彼此發出的話語,根據彼此的節奏改善現有的關係? #創舉與風險 這個【夥伴計畫】向我們指出,專業人士與機構體制絕非單打獨鬥地在開創行動或承擔風險,身處困境的族群也有他們自發的創舉與承受的風險,只是他們的這個部分常被漠視或誤解。 嘗試新的可能性表達出一種積極主動的作為,這意味著不再被動承受,這樣的作為不必然會帶來風險。風險來自你開始讓自己、其他人,甚至整個機構遭受危險。 如何肯定彼此的主動作為,還有彼此承擔的風險?如何創造一種建設性的互動關係?意即,既看到專業人士面對機構時承擔的風險,也看到身處赤貧困境的人面對自己與所出的階層所承擔的風險?只有這些創舉和風險讓轉化與持續性的革新得已發生時,才有意義可言。 #參與並一起成為“行者”的條件 在各種計畫與措施的擬定與實踐過程中,這個社會到底給了赤貧者一個甚麼樣的位子?這個問題的重要性不可小覷,因為全民參與是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元素,赤貧卻嚴重損毀民主的面貌,因為她阻礙了平等的參與。促進參與無疑是對抗貧窮最有效的方法。 參與意味著,從計畫一開始到結束,從計畫的擬定到評估,都有你的一份。應該聚足哪些條件,才能讓各路“行者”都得以積極活躍的參與其中?如何一起成為“行者”? 這個相互陶成的實踐經驗向我們指出,在某些條件聚足的情況下,我們可以讓這些棘手的問題慢慢獲得解決。尤有甚者,它也顯示,在各種交流與擬定攸關赤貧者的計畫時,給赤貧者明定一個真正的位子,是多麼明智;而且,必須肯定雙方在貧窮的領域,都累積了某種程度的認識,都是這方面的專家;肯定彼此都有意願與他者相遇,願意認識他者看待事情的獨特視野,並願意質疑自己原本的看法。 出處 : Béatrice Derroitte. « Une formation mutuelle ». Revue Quart Monde, N°182 - Profession et pauvreté : le défi de la formationAnnée 2002Revue Quart Monde http://www.editionsquartmonde.org/rqm/document.php ?id=2326 關於作者Béatrice Derroitte,比利時新魯文大學社會工作方法學教授(Institut Cardijn, Louvain-la-Neuve, Belgique), 她也是第四世界夥伴計畫的顧問。